成都琴台路的由来,为什么叫琴台路

来源:http://www.xxyo.com 发布:2018年04月09日 作者: 人气:4333
成都琴台路,是成都市的珠宝一条街,市内大型珠宝楼在这里荟萃,也兼有少数小规模餐饮店。

成都琴台路

成都琴台路,是成都市的珠宝,美食,娱乐一条街,市内大型珠宝楼在这里荟萃,也兼有有名气的餐饮美食店。建筑保留不少古建筑样式,于2002年12月30日改造后的琴台路长900米,以汉唐仿古建筑群为依托,以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展示汉代礼仪、舞乐、宴饮等风土人情。琴台路在改造过程中注重了特色街区的营造以及同周围环境的结合。

夜晚的琴台路显得格外耀眼,看到这迷人的景致就想起了远古的故事--卓文君和司马相如。

琴台路整条街并不长,但店店都精致,家家精品,但主营高营利珠宝,打造高档商品一条街,逛街,美食,在文化公园内蜀风雅苑观四川戏剧,川剧变脸,吐火等精彩表演。

除了看川剧表演,还可以在这儿化装拍照留念,四川戏剧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蜀风雅苑得到传承和推广,还可代为预定优惠晚会票。

登陂阤之长阪兮,坌入曾宫之嵯峨。 临曲江之隑州兮,望南山之参差。 岩岩深山之谾谾兮,通谷豁乎谽谺。
泪淢靸以永逝兮,注平皋之广衍。 观众树之蓊薆兮,览竹林之榛榛。 东驰土山兮,北揭石濑。 弭节容与兮,历吊二世。 持身不谨兮,亡国失势; 信谗不寤兮,宗庙灭绝。 乌乎!操行之不得, 墓芜秽而不修兮,魂亡归而不食。
夐邈绝而不齐兮,弥久远而愈佅。 精罔阆而飞扬兮,拾九天而永逝。 呜呼哀哉!

司马相如,美丽闲都,游于梁王,梁王悦之。邹阳谮之于王曰:“相如美则美矣,然服色容冶,妖丽不忠,将欲媚辞取悦,游王后宫,王不察之乎?”
王问相如曰:“子好色乎?”相如曰:“臣不好色也。”王曰:“子不好色,何若孔墨乎?”相如曰:“古之避色,孔墨之徒,闻齐馈女而遐逝,望朝歌而回车,譬犹防火水中,避溺山隅,此乃未见其可欲,何以明不好色乎?若臣者,少长西土,鳏处独居,室宇辽廓,莫与为娱。臣之东邻,有一女子,云发丰艳,蛾眉皓齿,颜盛色茂,景曜光起。恒翘翘而西顾,欲留臣而共止。登垣而望臣,三年于兹矣,臣弃而不许。
“窃慕大王之高义,命驾东来,途出郑卫,道由桑中。朝发溱洧,暮宿上宫。上宫闲馆,寂寞云虚,门阁昼掩,暧若神居。臣排其户而造其室,芳香芬烈,黼帐高张。有女独处,婉然在床。奇葩逸丽,淑质艳光。睹臣迁延,微笑而言曰:‘上客何国之公子!所从来无乃远乎?’遂设旨酒,进鸣琴。臣遂抚琴,为幽兰白雪之曲。女乃歌曰:‘独处室兮廓无依,思佳人兮情伤悲!有美人兮来何迟,日既暮兮华色衰,敢托身兮长自思。’玉钗挂臣冠,罗袖拂臣衣。时日西夕,玄阴晦冥,流风惨冽,素雪飘零,闲房寂谧,不闻人声。于是寝具既陈,服玩珍奇,金鉔薰香,黼帐低垂,裀褥重陈,角枕横施。女乃驰其上服,表其亵衣。皓体呈露,弱骨丰肌。时来亲臣,柔滑如脂。臣乃脉定于内,心正于怀,信誓旦旦,秉志不回。翻然高举,与彼长辞。

卓文君抚琴的地方,现在位于邛崃城区中心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技艺传统,精选纯头酒精粹,由国家级调酒大师吴晓萍女士虔心调配,文君酒旗下三款产品——文君、天弦及限量版“大师甄选”,获得了中国白酒界行业泰斗级专家们给予的“甜润幽雅,蕴含众香”八字高度赞誉。文君酒是LVMH(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倾力打造的高端白酒品牌(被收购,国内市场没有销售)。位于川酒四大酒乡之一邛崃(古称临邛)的文君庄园,是酩悦轩尼诗集团在亚洲投资的第一个生产型企业,体现对原产地酿造传统的尊崇和保护,是文君这一品牌精神和物质的家园。至今坚持始于明代的四百余年酿造技艺传统,同时加入国际化、现代化的企业管理运营模式和品牌运作理念,始终坚持完美品质。2017年剑南春收购LVMH百分之五十五的股权,加之前的股份,现在全资控股文君酒,久违的文君重回国酒怀抱!

此井酿制天下一绝,至今邛崃是原酒供应基地。司马相如(公元前179年左右——公元前118年),字长卿,四川成都人,汉时文学家。司马相如善鼓琴,其所用琴名为“绿绮”,是传说中最优秀的琴之一。

司马相如少时好读书、击剑,被汉景帝封为“武骑常侍”,但这并非其初衷,故借病辞官,投奔临邛县令王吉。临邛县有一富豪卓王孙,其女卓文君,容貌秀丽,素爱音乐又善于击鼓弹琴,而且很有文才,但不幸未聘夫死,成望门新寡。

司马相如早巳听说卓王孙有—位才貌双全的女儿,他趁一次作客卓家的机会,借琴表达自己对卓文君的爱慕之情,他弹琴唱道,“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这种在今天看来也是直率、大胆、热烈的措辞,自然使得在帘后倾听的卓文君怦然心动,并且在与司马相如会面之后一见倾心,双双约定私奔。当夜,卓文君收拾细软走出家门,与早已等在门外的司马相如会合,从而完成了两人生命中最辉煌的事件。

成都比较出名的火锅,消费属中高档。

卓文君也不愧是一个奇女子,与司马相如回成都之后,面对家徒四壁的境地(这对爱情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大大方方地在临邛老家开酒肆,自己当垆卖酒,终于使得要面子的父亲承认了他们的爱情。

人则根据他二人的爱情故事,谱得琴曲《凤求凰》流传至今。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 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琴台路文化公园内,每天晚上蜀风雅韵都有川剧演出,看四川,了解四川戏剧就去这里,联系我们有折扣门票可以预定,夜晚的琴台路在灯光辉映中更显得格外迷人。

       了解历史,让我们尽可能的去明白更多,用历史作航标灯,为我们的人生道路指引方向。
       司马相如为蜀郡成都人,侨居今天的南充管辖蓬安,原名犬子,少年时代喜欢读书练剑,因仰慕战国时的名相蔺相如而改名相如。二十几岁时用钱换了官,作了景帝的武骑常侍,相当于景帝出门的卫队随从,并没有得到景帝的赏识,景帝不好辞赋,借梁孝王刘武来朝结交邹阳、枚乘、庄忌等辞赋家,梁王慕名请司马相如作赋,向景帝称病辞职而跟随梁王,相如写了一篇《如玉赋》相赠。此赋词藻瑰丽,气韵非凡。梁王极为高兴,就以自己收藏的“绿绮”琴回赠。“绿绮”是一张传世名琴,琴内有铭文曰:“桐梓合精”。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里写到:“相如口吃而善著书。常有消渴疾。” 史书记载司马相如有口吃,还是史上记载最早有糖尿病的人,年青时应该不明显,但口吃成了他年青时的一道坎,在梁孝王这里十余年碌碌无为,刘武因是汉景帝的亲兄弟,立有大功,又受封于大国,据有天下肥沃的土地,刘武是窦太后的小儿子,很受宠爱,所得到的赏赐不计其数,司马相如跟随梁孝王刘武也应该得到不少赏赐,然而到公元前144年梁王去世,司马相如将这些赏赐挥霍一空,因不得志,此时司马相如35岁,失去了梁王依靠,只得返回成都,此时的他一贫如洗,好在得到了邛崃郡县令王吉的帮助,勉强度日。
       卓王孙祖居赵国,蜀郡临邛人,西汉初期著名富商,也是当地首富。卓文君(公元前175年-公元前121年)之父,卓王孙是冶铁世家,并以冶铁致富。卓王孙生于西汉初期蜀郡临邛(今四成都邛崃县)的一户冶铁世家,祖先是赵国有名的冶铁商,秦灭六国之时,其祖父辈被强迫从山东迁至蜀郡临邛,同时带去了先进的冶铁技术。《史记·货殖列传》有载:“蜀卓氏之先,赵人也,用铁冶富。秦破赵,迁卓氏。卓氏见虏略,独夫妻推辇,行诣迁处。诸迁虏少有余财,争与吏,求近处,处葭萌。唯卓氏曰:此地狭薄;吾闻汶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民工于市,易贾。乃求远迁,致之临邛,大喜,即铁山鼓铸,运筹策,倾滇蜀之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 于人君。”卓王孙与邛崃县令王吉多有往来。富商程郑与卓王孙商量在家宴请王吉,司马相如也在被请之列。司马迁《司马相如列传》:“是时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及饮卓氏,弄琴,文君窃从户窥之,心悦而好之,恐不得当也。既罢,相如乃使人重赐文君侍者通殷勤。”司马相如得知卓王孙之掌上明珠文君美貌非凡,更兼文采,于是奏了一首《凤求凰》。卓文君也久慕司马相如之才及相貌,遂躲在帘后偷听,琴中之求偶之意如何听不出。这里记载的很有意思,司马迁记载在列传里司马相如以琴挑之,而卓文君心头欢喜,但又怕配不上司马相如,故作罢,然后司马相如穷得丁当响,还以重金(钱是哪里来的)贿赂文君的侍者为他传送爱意。于是文君深夜逃出家门,与相如私奔到了成都。很难让人不相信这是王吉和司马相如早有预谋,这分明就是一台双簧戏。是王吉和司马相如串通好的。
       王吉天天拜访相如,相如托病不见,王吉更显恭敬。你看司马相如的吃住可是王吉安排的,此时王吉更加恭敬,意在抬高司马相如,邛崃两个富商请他去吃饭,还假装不去,王吉因此不吃饭,才勉强答应,这难道不是戏做的足吗?
       此时卓文君守寡在家30岁出头,也有一说是十七八岁,史载不详,但从分析看,卓文君公元前175年生更为可信,死的时候54岁,如果说是十七八岁,那卓文君死的时候才三十八九岁,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在成都数年,卓文君近40岁,司马相如所写《子虚赋》得到汉武帝赏识,又以《上林赋》被封为郎(帝王的侍从官)。不久打算纳茂陵女子为妾,冷淡卓文君。曾经患难与共,情深意笃的日子在司马相如得到卓家财产的同时,又新得武帝赏识,哪里还记得千里之外还有一位日夜倍思丈夫且人老珠黄的妻子,司马相如给文君寄出了一封十三字的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聪明的卓文君读后,泪流满面。一行数字中唯独少了一个“亿”,无忆,暗示已没有以往过去的回忆了。聪慧如卓文君,才情如卓文君,智勇如卓文君,她总是在人生的旅途中自己去争取幸福,与其抱怨身处黑暗,不如提灯勇往前行。虽心凉如水,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回《怨郎诗》:一朝别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杆。九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三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红似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卓文君以此旁敲侧击诉衷肠,用自己的努力去挽回争取属于自己的感情。又附《诀别书》给相如: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司马相如看完妻子的回信,不禁惊叹妻子之才华横溢。遥想昔日夫妻恩爱之情,羞愧万分,从此不再提遗妻纳妾之事。两人白首偕老,安居林泉。于是卓文君写诗《白头吟》 给相如: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卓文君写的这首《白头吟》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这几句写得相当出彩。男儿重意气,为何还要为金钱取茂陵女子再来个财色双收吗?茂陵多富人,所以茂陵女也是富人家的寡妇,司马相如又想来个财色双收,直到公元前121年卓文君去世,司马相如才去的茂陵女家,并公元前118年去世,此时武帝想起了司马相如的文章,派人去茂陵司马相如家里取,告之司马相哪已经去世,他的妻子茂陵女最后将《封禅书》奉上。
       接上文,文君同司马相如一同回到成都,相如家境穷困不堪,除了四面墙壁之外,简直一无所有。卓王孙听说后大怒,不给女儿一分钱,很多人来劝说也不听,卓文君为此很伤心,并对司马相如说:“其实你只要跟我到临邛去,向我的同族兄弟们借些钱,我们就可以设法维持生活了。”司马相如便跟她到临邛开了一家酒店,文君当垆卖酒,掌管店务;司马相如口吃并系着围裙,夹杂在伙计们中间洗涤杯盘瓦器,另一方面也是丢老丈人的脸。卓王孙闻讯后,深以为耻,觉得没脸见人,就整天大门不出。他的弟兄和长辈都来劝说:“你只有一子二女,又并不缺少钱财。如今文君已经委身于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一时不愿到外面去求官,虽然家境清寒,但毕竟是个人材;文君的终身总算有了依托。而且,他还是我们县令的贵客,你怎么可以叫他如此难堪呢?”卓王孙无可奈何,只得分给文君奴仆百人,铜钱百万,又把她出嫁时候的衣被财物一并送去。于是,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双双回到成都今天的琴台路买房置地,过着富足的生活。
司马相如再次得到朝庭的起用时,卓文郡在成都驷马桥送司马相如赴长安求取功名途经此桥时,在桥廊上大书立誓:“大丈夫不乘驷马车,不复过此桥”。后来武帝派司马相处理西南夷的事出任中郎将,功成名就的他,乘着“驷马”衣锦还乡,也为他岳父挽回了面子,从此升仙桥就改名驷马桥。司马相如在处理西南夷,包括打通犍为郡等,特别在西汉词赋方面还是有相当建树的,至于他的人品怎么样,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司马相如结识的枚乘是藩府士人中最先对大一统表示认同的人物之一。在刘濞显露出叛乱的政治倾向时,凭借着对时局的理性判断,枚乘感受到了中央权威的不断加强,敏锐地察觉到了政权统一趋势的不可抗拒性,于是作《上书谏吴王》,以劝谏的口吻,详说利害,纵横捭阖,规劝刘濞审时度势,勿以卵击石,其立场始终着眼于汉朝的稳定与统一,鲜明地表现出其对大一统的认同。但不同于晁错等人对朝廷的极端维护,枚乘对于大一统只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同,不意被大一统的高压态势消解个人品质或成为两者之间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更愿意面对的是朝廷与地方藩王的相安无事。从枚乘所作的《七发》中有关音乐的一段文字来看,枚乘的音乐思想主要有:①功利的社会观。②尚悲的音乐审美观。③极致的艺术美学追求。
       有史书说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只为卓王孙之财,但我们已无法考证。但我们从史事中慢慢去理解,还真有这样一个意思。但看为梁王宾客时作《子虚赋》,武帝即位后无意间读到此赋惊叹不已,以为是古人所作,武帝的狗监杨得意正好是司马相如同乡为武帝引荐,再为武帝作《上林赋》而受汉武帝赏识,不断地得到美差和提升。尝到了甜头的司马相如更加用心,他发现武帝刘彻喜欢神仙方术,立马上杆子禀报皇帝:“上林之事未足美也,尚有靡者。臣尝为《大人赋》,未就,请具而奏之。”相如的《大人赋》,貌似劝谏,实则拍马溜须鼓励天子奢靡时,呵谀奉成,行将不久于人世,司马相如仍不忘向主子献媚,带病草拟《封禅书》,以期来日满足汉武帝好大喜功的虚荣心。北宋大文豪苏轼(苏东坡)的官名头衔是科举场上真刀真枪考上的,而相如最早的官职是靠钱买来的(以赀为郎);特别司马相如为汉武帝所写的几篇著名的赋,究竟是是劝谏还是助涨天子奢靡淫乐,司马相如收到陈皇后的重而作《长门赋》重新得到宠幸,在临死之前还为汉武帝作《封禅书》使武帝晚年不理朝事而寻仙问卜。
       反观卓文君,为了自己的幸福和爱情,努力去争取,经营,用她的智慧和文采为后世留下了这一伟大的爱情故事,至少是因司马相如,让我们看到了卓文君璀璨的一面,而今天文君名酒,代代相传着她们的伟大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