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写《西游记》的目的是什么

来源:网络分析 发布:2020年04月22日 作者:清风扬 人气:750
吴承恩为什么写《西游记》,《西游记》的内容包含着什么秘密,唐僧的身世说明一个什么问题,为什么唐僧逼死自己的母亲害死自己的父亲

  元朝时几乎无文字狱一说,才有现实主义文学的空前繁荣,元曲得到了大力发展,而文字狱在明代又开始盛行,明代的学校和科举制度,实际上是一种文化专制制度。它把知识分子的思想束缚在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学之中。埋头于四书、五经,空洞的八股文,这也是顶端领导的眼光所造成的,是为禁锢人们的思想,却因此严重阻碍了文化科学的发展,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明初存在不同的政见,一部分故元遗老和原张士诚的臣僚,对新王朝抱有敌对情绪,他们想改革。这些不肯俯首称臣的士大夫,有不少人被明太祖用杀的杀,关的关加以镇压。就如德安府学训导吴宪作《贺立太孙表》中有写道“天下有道”,太祖经过泛读就得出“道”与“盗”同音,立斩吴,这是多么狭隘。再如状元张信训导王子,引用杜甫诗“舍下荀穿壁”出题,太祖精读中发现实为讥讽大明天朝,你看,只要你看他象什么,哪就是什么,张被腰斩,这是什么样的残酷刑罚,慢慢痛死,有时看到人的残忍,死一千次不足以解恨。正是由于这种种原因, 《西游记》的出书就写得隐涩难懂,只有细心的去分析,才能真正明白这本书的真实目的,也正因为文字狱,这本书的作者至今都不能肯定是不是吴承恩所著。旷世巨著留于后世已达到了目的,至于著书的吴承恩不在乎出书的作者要不要让后人记得?这就是奉献精神。然而,今天,这部书也没有正确引导大家去如何阅读。现在我们就翻开 《西游记》共同去发现其中的玄机和吴承恩想要给我们的答案。让我们一起了解 《西游记》成书的目的何在?对于名著,我们以后在阅读过程中,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了解作者当时的内心世界和他要真正表达的东西,一定就在这些文字中间!
  开篇就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正面人物孙悟空,然后为我们引出许多离奇故事,这本书从此翻开了封建王朝阴暗的社会,用神鬼颇具特色的方式展现其间不能直接示人的阴暗面。
  现在就唐僧的身世这段故事写得迷迷糊糊,支支悟悟,待我们看透,或许你会对唐僧有另一种认识。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观音要找一个人去救他出来,这个人就是唐僧。在观音的安排下,唐僧逼死了自己的母亲殷温娇,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刘洪,为什么要这样写?这是多么可悲且黑暗至极的一个社会形态跃然眼前,且看吴承恩隐藏在后面的故事为你细细道来。
  我们先假设然后再佐证下面这个分析:
  刘洪的家境肯定不一般,或是皇亲国戚(我们先假定刘洪家势力不输丞相殷温娇家,后面的事发生的事才是最可能的)或有相当的社会势力和地位,殷温娇又是丞相代表的是皇权一派,两家或都位高权重,但却为各自的政治势力代表,所以两家关系势不两立,然而刘洪和殷温娇却因偶然的机会一见钟情,从此走向封建社会的对立面,要追求自由恋爱,自由婚姻,为这种爱头可断,血可流,可他们偏偏生在了这样的两个家族之间。因为他们的爱恋和对自由的追求,怀上了本书的主人翁唐僧是果。然而这段本不应该的偶然,导致了两人的家族双方都极力反对这段婚姻。
  发现怀着唐僧的女儿越来越明显,明了原由后的丞相一怒之下,干脆定个抛绣球决姻缘,不能因为殷温娇未婚先孕毁了家族的清誉,只要不是刘洪,你嫁谁都可以,可谁知道呢?你看巧不巧: 唐王御笔亲赐状元,(陈光蕊)跨马游街三日。这一抛,正好看到个顺路又顺眼的状元郎陈光蕊好似自己的情郎模样,对殷温娇,我心已死,无赖之下就听父亲的安排,只要他肯待见自己和未出世的孩子,就随了他。哪知,他这么一个决定,却葬送了陈光蕊的性命。这边风风火火的举办婚礼,且看那边刘洪,他派人打听,这个新科状元陈光蕊不日将带上自己的心上人前往江州赴任。那就怪你命该绝于此了,洪江渡口是必经之路,刘洪小施手段买通了艄公李彪,提前埋伏在这个洪江口守珠待兔。
  因江州远离京城,单程一千五百余里得月余才能到达(当时的交通只有马车和船,时间紧,因此陈光蕊一行都较匆忙)。丞相当日夜里就将女儿完婚,次日又从皇上哪儿要来了催促他们立即前往江州赴任调令,让女儿和刘洪不在见面,好断了她的念想,这是什么速度。然而这一切尽在刘洪的安排之下,一切日程也正如刘洪的算计,全都在刘洪的掌握之中。人生的命运说来也巧,陈光蕊又是个孝子,接母一同前往江州享福,路上却因眼疾停留,逃过了一劫。
       刘洪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不几日并等来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要想顺利完成计划刘洪还得忍,隐藏好自己,时机不成熟不能暴露,所以让李彪去安排他们上船,陈光蕊的不归路就此驶离了码头。
  “将船撑至没人烟处,候至夜静三更,先将家僮杀死,次将光蕊打死,把尸首都推在水里去了。”,这里用的杀死家童,再打死陈光蕊,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你敢碰殷小姐那你就是死。殷小姐本欲以死达命运之不公,但她怀上了自己心上人的骨肉,好不容易说通了陈光蕊待见自己,此时却又遇上了匪徒,真是天要亡我啊,文中这样写到道:见他打死了丈夫,也便将身赴水,刘洪一把抱住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殷小姐一听是刘洪的声音,仿佛自己重获新生一般,可以为他生也可以为他死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一刻,只有高兴的泪水淹没了一切。此时此刻刘洪才知道了殷温娇怀上了自己的孩子,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刘洪随即将他要去江州替陈光蕊赴任的计划和盘托出,殷温娇既喜也忧,喜的是自己与心爱的人终于重缝,忧的是自己心爱的人却因此背上了杀人的罪债。
  以刘洪的家世背景要做京城的大官也不是难事(这里有人猜测刘洪为贼寇或绿林中人,这不太可能,能在江州任州主十八年不被暴露,那是什么样的本事,那更不可能是一个普通船夫了),现在任这江州州主,对刘洪那不是轻而易举能办到的吗!十八年来,刘洪把江州的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平平安安的过着世外桃园般恩爱的生活。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好象哪里都适用,然而这一切只有十八年,这就要从殷温娇的善心说起,因陈光蕊的死,他说通了刘洪,将自己的孩子精心安排一个局送去金山寺为僧(梦中南极星君奉观音法旨托梦殷小姐保护此子,此为异人),为了将来有机会相认,还留下了血书等作为记号。再者,刘洪从此一心一意对殷小姐,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刘洪怎么会是好色之徒,刘洪殷小姐双方对爱都是忠贞的。这可以以十八年来的爱情为证,刘洪在书中的记述平平淡淡,如果真是恶人,那怎么可能不大书特书,正是平淡如水的生活才隐藏着坚毅。他们背负着命案,时刻也都为这件事担心,也没有再要一儿半女以免事发牵连,接下来又让刘洪为寺庙捐钱捐物,然而,这一切的祈祷努力,都没有能为自己种下的因,换回对刘洪的赎罪。十八年后的唐曾,在观音的指引下,将这一切都揭露了出来(这里殷温娇的书信,没有将真相告知唐僧,是她知晓父亲是知道真相的,是否会看在女儿的面上,放过刘洪呢)。然而现实却很骨感啊,丞相碍于刘洪家族的势力,为了政治利益,也顾不得女儿殷温娇的命运了,向皇帝借兵六万御林军,将刘洪在江边挖心祭陈光蕊。在殷温娇的眼里,刘洪的死,是他杀了陈光蕊而罪有应得,自己和心爱的人度过了十八年开心的时光足矣,儿子也长大了,真相就让他石沉大海吧。殷温娇选择了和丈夫共赴黄泉,而这一切,唐曾都只能朦在鼓里,这是观音的疏忽吗还是有意安排呢?真相,有时有那么重要吗,文字狱的出现,史书上的记载,大多数是想让我们看到什么,而不是真正发生过什么,司马光的史记,有很多观点是我们后世人不赞同的,但他却用他的观点为我们保住了很多历史史事,让我们透过那些文字,去了解事件的真相原由因果。
  写到这里,我们还要补充佐证以上叙述一些疑点?吴承恩又是如何假借这些隐藏的故事来表达自己的某种不能在那样一个历史朝代光明正大说出的观点呢? 从唐僧的父母之谜到西天取经为线索,惯穿全书。唐僧一手造成了自己亲生父母的死亡而不自知,这是多么的可怕,可悲,又可叹!且看陈光蕊赴任逢灾江流僧复仇报本这一回中, 疑点多多, 迷雾重重, 正是吴承恩立意高远, 将陈光蕊考上了状元,遇到丞相的小姐殷温娇抛绣球招亲,偶然的绣球将陈光蕊引入了这个事件中来。这里的迷点一:为什么在大街上抛绣球呢,随便抛一个人可以吗?这可是丞相家的千斤,为什么可以在大街上随便选一人呢?若不是隐藏什么,怎么可能这样?二,抛到状元郎后,立即完婚,陈光蕊为什么就同意了呢?从唐僧后来的长相看,应该是殷温娇看那唐僧和自己的情郎几分相似可能性极大,至于后面的事,就后面再来处理,先将眼前的选择部署;三,没几天就催促前往江州赴任。这些都可从殷温娇怀孕说起,丞相要隐藏这些,又不能让殷温娇嫁给敌对人家,要让女儿死心,所以以上三点就显得比较合理了。到这里故事的发展才如前面的推论,还有这个唐僧肯定可以明确的就是不是陈光蕊的孩子,殷温娇和陈光蕊相似还不到一月怎么就知自己有身孕呢。同时陈光蕊也一定知道了,还能接受,可能是出于同情殷温娇,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反正陈光蕊一定是知道的,至少在去江州之前。再者第三十七回唐曾一句话说的明白,出家人是不打狂语的,唐僧明白的说了:我与你身世相近,父亲遭贼人谋害后三个月并生下了自己,前后时间总共不到五个月如何的早产呢,如果是陈光蕊的儿子,刘洪如何会同意。再看,既然丞相都知道了,陈光蕊不至于傻到相处那么多天还看不出来吧,只是陈光蕊能接受殷温娇一定有什么原因打动了他,最有可能的就是殷温娇的事让陈光蕊同情或是被迫的选择。只是这一切不让善良的唐僧知道。只要他能过得好好的,至于原因,大家都不去计较了。还有一点,就是刘洪不是艄公,一个船夫,哪有能耐做江州州主十八年不被发现,唯一的解释就是刘洪上头有人,什么事他都能用他的手捥去完成十八年不升也不降,高明。用我们上述的猜测来解释就比较容易环环相扣,这也正是吴承恩要表达的,也是吴承恩隐藏的东西,他不能明写,也为后面孙悟空的降妖除魔埋下伏笔,还有许多看似相干的文字,其实就是用来隐藏的,殷温娇和陈光蕊的姻缘大致能理解了吧。
  接下就是抛出唐僧的身世,他父亲是谁呢?陈光蕊赴任江州,带着殷温娇和自己的一个家僮,到了洪江渡口,艄公刘洪、李彪见色起意, 杀了陈光蕊和家僮,逼小姐顺从。小姐寻思无计,只得顺了刘洪。 刘洪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文书,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 刘洪,一个水贼,凭什么敢冒充朝廷命官,还带着个活证人殷温娇,他为什么不怕呢? 这里还有更离奇的是,刘洪竟然冒充了十八年,也没被人发觉!女儿出嫁后没回过娘家, 也无书信来往!这十八年中,小姐和杀夫凶手夜夜同床共枕, 简直叫人无法理解! 后来儿子陈玄奘年满十八岁后到京城报信,丞相居然发六万御林军来捉! 陈光蕊复活后, 一家团圆, 小姐竟然又从容自尽了!这又是为什么呢?《西游记》第37回, 三藏道: “...当时我父曾被水贼伤生,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我在水中逃了性命,幸金山寺恩师,救养成人...”,经三个月分娩说的清楚明白,好可以肯定唐曾不是陈光蕊的儿子,这是其一,其二,同行的殷温娇在看到丈夫被害打算死的时候,刘洪抛出一句话:“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好个一刀两断,吴承恩至此已把话挑明了。为什么会说出一刀两断呢?这句话有二个意思,一个是他们俩关系非浅,第二个,他应该不知道殷温娇怀了他的骨肉。之后并一同前往江州,一住就是十八年,可以从这几点分析,这个孩子就是刘洪的,正因为刘洪不知道怀了他的骨肉,才会抛出一刀两断的话来。当陈光蕊活过来的时候,殷温娇没有留下来享受天伦之乐,而是随刘洪赴了黄泉,这可以让我们感受到爱之深和对爱的决心。陈光蕊看到了这一切,他并没有将真相告诉唐僧(因为承诺,如果大白于天下,对他何不是身败名裂呢!),也有可能陈光蕊是同情殷温娇并且也是喜欢她的,也为此没有用真相去伤害唐僧。以上这种种疑问,只有当唐僧是刘洪的儿子,才是最合里的解释,这样上面的问题通通都不是问题,反过来就洽洽支持了这一事件的合理性。唐僧是刘洪的,他才会不用担心殷温娇出卖他,他们只有同心同力的去解决问题,并且用最为稳妥的方法去善后唐僧。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走向了是两个政治集团的对立面,要保护唐僧可能最好办法就是出家为僧,还不能明正言顺的去,得用策略让老和尚捡到,除了他们俩之外,只要和尚不说再无人知道唐僧的身世,这才是最好的保护,也能合理解释十八年来,再没有生下其他的孩子。正是因为在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刘洪又是官员,娶个三妻四妾最正常不过事,然而,两个人却为忠贞的爱而厮守,在当时,可以说是伟大的爱,正因如此,刘洪的对爱的执着,在死后,殷温娇用共赴黄泉来证明他们对爱的誓言!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刘洪的家世不简单,从他去江州替陈光蕊赴任十八年未被发现,说明刘洪处事很有手段,关系网不一般,一切打理得天衣无缝。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小小江州之主用得着去皇帝哪儿借六万御林军吗?这一点,我反复提到,本来刘洪和殷温娇是受害者,但他们同时又掌握着上层资源,就是杀一二个人,对他们来说,完全有能力一手遮天,事实也证明,十八年来平安无事。这六万御林军是为了对付刘洪背后的势力,这儿没有写有无发生大冲突,或许发生了,或许没发生,但发生了也不能写,写上去就是史书了,那这本书和作者只怕也保不住了。就如张献忠屠川,这明明就是清兵屠川,他们有发言权啊,改写历史,栽赃嫁祸给张献忠的,如果你有机会去七曲山张献忠庙就知道了,如果张献忠屠川,怎么会有他的庙宇为世代所祭奠。

  这才是吴承恩想要告诉我们的,什么王法,在封建王朝的当代权力才是王法,什么公平,公正,平等,全是扯蛋。还有一点很重要,瓦解,往往从内部开始。不是吗?若殷温娇告诉唐僧真相,或殷温娇的父亲改变了亲情看法换一种方式去处理这个政治茅盾,或刘殷两家关系得到缓和,陈光蕊的死就成了永久的迷,再无人会知晓。从后来孙悟空降妖除魔,有后台的上天大神门说是自己门下的人收回去,换个地方去为害乡里,那天庭不就是指封建王朝朝庭吗?而没有后台的,又有一点点本事的,要么收为已用如黑熊精为观音收为门卫,不听的,那就杀,树立典型,百骨精就是一个例子。其他的都有大神撑腰,特别是六耳弥猴出现之后的孙悟空更加明白了,干脆和妖怪比划两下作个样子,马上就去求援,挡我去路了,通容通容,我们都自己人或有共同得利如此等等,别挡大家发财,在共同利益面前,通通让道,顺利到达西天取得真经!这可能正是吴承恩要表达的,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何为如来,不正是要活着才有发言权吗?